圖說:這次氣爆發生在住宅區,該重新檢視台灣拼經濟所未正視的代價。

文‧圖/王敏玲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4年9月,132期。

二○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的夜晚,高雄前鎮的凱旋三路、二聖一路口非常不平靜,人孔蓋、水溝冒起白煙,好幾輛消防車陸續來到,警義消及環保署人員多達數十人四處探測,卻找不出異味的來源。十一點五十五分,凱旋路、一心路、二聖路等地發生爆炸,引發強烈大火,馬路瞬間裂開、塌陷,淒厲的呼救聲此起彼落,一時間,人間煉獄彷彿就在眼前。

六公里的夢魘,如何醒來

八月一日清晨,新聞傳來噩耗,令人難以想像的氣爆災害竟然造成三十人不幸罹難,三百多人受傷,炸出超過六公里長的災區。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在高雄,石化氣爆並非罕見的新聞,但多半發生在工業區而非住宅區。八月二日,我沿著一心路走到凱旋三路與凱旋四路的分界口,災區路段開腸破肚、慘不忍睹。一位居民看我寫著筆記,走過來嘆口氣後跟我說:「住在這裡幾十年,做夢也沒想到家門口有什麼石化管線!」我抬起頭,注意到在他的背後大約十幾公尺外有一棟透天厝,門口擺滿了瓦斯桶。天啊!如果氣爆波及這家瓦斯行,又將引發何等災難!

M-201409-132-p1403-600x400

距離氣爆地點不遠就有家瓦斯行,所幸未被波及。

再走過一個街區,有個小公園被黃色的封鎖線圍起來,裡面的涼亭與遊樂設施都已歪斜,地面坍塌,我不敢想像,如果這場災難發生在白天,有多少孩子與陪伴孩子來此遊玩的父母或阿公、阿嬤將受難。

M-201409-132-p1402-600x400

小公園地面嚴重坍塌。

從一九六八年第一輕油裂解廠在高雄楠梓的後勁地區開始營運算起,石化業在高雄已經發展了近半個世紀。不管是白天或黑夜,石化業排放的汙染沒有停止過,氮氧化物、硫氧化物、懸浮微粒、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一樣不少,而那些揮發性有機物中有許多是屬於致癌物質,就這樣「合法地」存在於高雄人呼吸的空氣當中,有的人因而罹癌痛苦往生,卻無法將兇手定罪。此外,無論是在楠梓的台灣中油高雄煉油廠(含五輕)、仁武區或大社工業區的石化廠、林園的石化廠以及小港的台灣中油大林廠,土壤與地下水都已遭到汙染,有些汙染廠址的面積早已超出廠區範圍。我們的國家到底耗費多少成本在這些汙染的整治上?實則難以估計。

M-201409-132-p1404-600x400

一心路與凱旋路口地面嚴重崩裂。

八月二日,高雄氣爆案確定是輸送石化原料丙烯的管線肇禍後,「石化管線不要回埋、不要經過住宅區」的聲音四起,我們完全同意,畢竟總不能要高雄人以後走在路上或開車時,要隨時穿防爆衣吧!但是,高雄人不只對於政府管理管線的處理態度沒有安全感,對於石化汙染及工安的防範更是早就失去信心。

爭一口乾淨的空氣

石化廠區附近的居民告訴我,他們晚上經常聞到惡臭,不敢打開窗戶。回想起二○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那天,我參加後勁反五輕運動的周年晚會,晚上九點多時,聞到一陣又酸又臭的濃濃化學異味,任憑如何掩鼻都難以忍受。

輔英科技大學的學者曾在二○一二年台灣中油公司委託經濟部發包執行的研究報告中證實,林園石化工業區附近的空氣中至少有二十二種致癌物(含第一級、2A、2B級),當地居民的健康風險早已超標。氣爆案發生後兩週,立法委員劉建國召開會議要求國家衛生研究院公開「六輕石化工業區附近學童之流行病學研究」,讓居民了解其健康風險,這一公布,民眾才驚覺距離雲林麥寮六輕石化工業區僅九百公尺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的尿液中TdGA(氯乙烯單體的代謝物)濃度偏高許多。

眾所周知,孩童的健康非常容易受到傷害,八月十九日詹長權教授在其臉書貼文表示,從健康風險管理的角度,不能等到證實有危害才行動,應先致力於減少各種可能的汙染源,因此建議將學童遷回距離六輕較遠的學校就讀。據了解,在雲林縣政府的同意下,學童將搬回原來那個比較舊又比較小的校園。然而,距離六輕較近的社區民眾又將遷到哪裡去呢?如果高雄也在小港最西側的南星計畫區大蓋石化專區,受到石化空氣汙染波及的高雄人甚至是台南人,又能遷到何方?既然你不願作石化災民,我也不願作石化災民,我們何忍要求住在島嶼較邊陲地帶的朋友忍受石化業帶來的苦難呢?

記得曾看過一位國外的倡議人士拿的海報,深有所感,海報上寫著:「當所有的樹都被砍伐殆盡,當所有的動物都死去,當水都被毒化,當我們呼吸的空氣都不安全,終於你會發現,原來錢是不能拿來吃的。」謹以此文與五萬多位主婦聯盟合作社的社員誠摯共勉,同時奉送給慣於拿人民性命拼經濟的政府高官!(作者: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